科研成果转化的一大难题终于迎刃而解:转让定价_风险评估_二手车评估-评估公司_自我评估_手机号码评估-评估资讯网

科研成果轉化的一大難題終于迎刃而解:轉讓定價

  編者按: 本文來自 “cbn”,36 kr 授權轉載,記者任小張

  《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2015年修訂)(下稱《轉化法》)推出已有多年,但科技成果轉移轉化卻一直未能很好地實現,國有資產評估是其中最大的問題。

  日前,財政部發布修改《事業單位國有資產管理暫行辦法》(下稱《暫行辦法》),規定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轉讓定價不再要求資產評估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廖侃對第一財經記者對記者表示,在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過程中,一旦前面的國有資產不評估了,像給科研人員松綁和賦予更多知識技術入股的權利等后面的操作實際上就很容易了。科研人員技術入股的關鍵是這個股份的合法化,現在不評估了真正實現了這一點。

  這一政策得到了業內人士的高度認可。多位接受記者采訪的高校和科研院所負責人表示,政策鼓舞人心,解決了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過程中最大的難題。過去,評估和批準有點困難,備案過程非常長。這種權力下放大大節省了時間。

  科研成果轉化一大難題終被解決:轉讓定價不再要求資產評估

  《暫行辦法》本次修改的核心內容是增加了第五十六條,“國家設立的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對其持有的科技成果,可以自主決定轉讓、許可或者作價投資,不需報主管部門、財政部門審批或者備案,并通過協議定價、在技術交易市場掛牌交易、拍賣等方式確定價格。通過協議定價的,應當在本單位公示科技成果名稱和擬交易價格。

  廖侃告訴記者,實際上目前社會上評估機構對科研成果的評估本身也是不專業、不客觀的,不像企業的資產評估有財務報表、相同類型上市公司等參照系統,評估機構沒有辦法知道科研成果的潛在價值有多少。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評估機構的加入更多是一個責任分攤機制。

  “過去,我們只有在擁有下一個家之后才進行評估,因為我們需要向評估公司支付評估費用。如果沒有人感興趣,我們不會評估它。根據暫行辦法,我們可以根據我們提供的價格直接面對市場和有需要的公司。事實上,它更有利于將科研成果作為產品在市場上交易,而且過程也更快。"廖侃對記者說。

  “以前許可是不用評估的,轉讓是要評估的,所以以前我們基本是做許可的,但許可有一個問題,因為專利還是我們的,對方在使用過程中會有很多要求。現在是多了轉讓這條路,而且這條路更加方便,企業也更愿意選擇這條路。”廖侃說。

  “以前大家可能會因為擔心萬一到最后算賬,或者因為覺得管得太緊,于是就干脆不弄。現在有這個政策來保底,大家可以放手去做。”中科院上海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下稱“光機所”)相關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對于此次政策,光機所相關負責人也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這次文件沒有涉及到無形資產評估折舊的問題。“比如某項技術進行轉移轉化評估價值為1000萬,以前這1000萬都算是科研單位的固定國有資產,但作為固定國有資產每年會有折舊,特別是科創企業前幾年的利潤都不高,一折舊,賬面就特別不好看,科研單位就會承受很大的壓力,因而,有些領導會覺得賬面不好看就不去做成果轉化了。”

  “專利轉讓給企業后,如果企業再次變更股權, 無論是需要國有資產主管部門的二次審批,還是只需要我們科研單位的審批,這份文件也沒有提到這一點。"光學研究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

  “專利轉移轉讓給企業以后,這部分評估的無形資產占了人家企業一定的股份。轉移轉讓的時候有備案、審查,股改的時候因為牽涉到國有資產,一定要我們上級部門批,這個周期又要半年,這是之前很多企業有點抱怨的地方。”光機所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補充道。

  在新的經濟形勢下,市場對于科技這一生產要素的需求度正在不斷增加,提高科技成果轉化率被正式提上日程。

  繼2015年《轉化法》推出后,各地相繼出臺了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的相關法規和條例。

  3月1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七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擴大高等學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相關自主權的若干意見》。會議強調,要加強成果導向,簡化科研項目管理流程,改革重大科技項目立項和組織實施機制, 賦予高校和科研院所更多的自主權。

  此次《暫行辦法》修改的主要目的是松綁國家設立的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科技成果的轉換,通過研究成果的市場化定價轉讓、出資,為科研院所留住人才、吸引人才創造條件。

  “現在我們國家提出,要努力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把創新主動權、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前幾年我們提企業要發揮創新主體作用,但是整體上我們企業的研發能力還比較差,所以現在要鼓勵科研人員為創新主體做貢獻。”光機所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以前我們的科研人員因為做應用技術轉移轉化很難,也得不到回報,就轉而去做論文。此次的政策關鍵之處在于它對科研人員的研究行為是一個政策導向,現在市場能有很好的經濟回報的話,科研人員就會傾向于去做應用技術。”廖侃對記者說,當這個導向產生作用,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技術研究的話,新技術產生的可能性也就增加了。

  廖侃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科研人員很難將發現的新技術和理論直接轉化為應用和產品, 而這樣做必須有企業參與,而企業在服務社會的過程中必須獲得經濟回報。過去,我在這方面管理得很差,但在中間很難通過。近年來,特別是本屆政府執政以來,中間橋梁建設正在加快。

  “如果我們的經濟想要進一步創新,我們應該促進更多有創新能力的人參與進來。我國現在的政策是,一方面要不斷地給科研機構松綁,把科研機構和院校的研究更多地引導到市場應用方面, 另一方面,加強對企業科研的支持,推出了各種優惠政策。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自主創新能力會不斷提高。”廖侃說。

上一篇:江蘇中天資產評估實務中天公司海陸重工涉及兩
下一篇:資不抵債面臨退市風險 飛樂音響開啟資產“大換

網友回應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污香蕉视频App网址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