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红:全世界都没有想到中国只用了两个月的时_风险评估_二手车评估-评估公司_自我评估_手机号码评估-评估资讯网

張文紅:全世界都沒有想到中國只用了兩個月的時

  據統計,截至北京時間 3月6日 21點,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達 100,000 例。

  據國家衛健委數據統計,3月5日0—24時,湖北以外30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確診病例17例,其中16例為境外輸入。

  張文宏談:全世界都沒想到中國只花兩個月控制住疫情

  3月5日晚間,上海市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在直播中表示,“全世界都沒想到中國只花兩個月控制住疫情,我們現在是輸入國。”

  醫生張文宏:全世界都沒想到中國只花兩個月控制住疫情

  3月5日晚,張文宏在線分享了他對于疫情的觀點。

  張文宏表示,今天(3月5日)特意沒有戴口罩,是為了表明他的態度,不是說大家不需要防疫了,而是把重心轉向復工。如果再不復工,經濟可能會碰到很大的問題,而武漢的控制是所有今天談復工的起點。

  張文宏說道,這個病不比其他已知的病毒性疾病輕,但是這個疾病我們是可以控制它的。他還打趣的提到,這個病什么時候會下來,時間點已經不掌握在中國人民手中了。

  張文紅提到了他曾經判斷的疫情發展的三個結局,最好的結局是 “在 2 到 4 個月內控制疫情”。當時,他沒有想到最好的結局會發生,業內同事也認為他所說的 “結束” 。他說,“全世界都沒有想到中國只花了兩個月的時間來控制疫情。我們現在是進口國。"

  在回答在線嘉賓提出的問題“我們何時可以摘下口罩?”時,張文宏認為這個問題一在于國家何時降下應急等級,二是觀察其他國家控制疫情情況。而下調應急等級,最簡單也是看其他國家不戴口罩是否控制住了。

  世衛組織專家:每個中國人都知道該怎么做

  央視新聞報道,3月5日,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表示,如果政府最高層或國家元首指揮協調所有部門的工作,就會為應對措施帶來質變。我們去了北京之后,看到了中國采取的措施,這些就是我們所說的正確的措施,可以動員整個政府和全社會,讓每個人都把應對疫情當作自己的職責,如果我們這樣做就可以成功遏制病毒。

  世衛組織緊急項目技術主管瑪麗亞·范·科霍夫表示,在中國最讓她感動的一件事就是每個人決心十足,每個人都知道他們面對疫情的角色和需要做的事情,他們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和家人,以及為控制疫情所需要做的集體行動。

  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也表示,雖然各國應對疫情的措施不可能完全相同,但仍可從中國學習寶貴經驗。

  中國為全世界抗擊疫情贏得了時間,疫苗進展傳來新消息

  在3月6日下午的新聞發布會上,中央指導組成員、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表示,世衛組織認為,中國采取了歷史上最勇敢、最靈活、最積極的防控措施,改變了疫情的快速擴散流行的危險進程,減少了全國范圍內數十萬病例的發生。中國疫情的下降,保護了國際安全,構建起了阻止疫情傳播的第一道防線,為全世界抗擊疫情贏得了時間。

  在新聞發布會上,丁向陽還強調,醫務人員是戰勝疫情的核心。他說,湖北省有 3000 多名醫務人員感染,其中 40% 人在醫院感染,60% 人在社區感染。他們都是湖北省當地的醫務人員,其中大多數是非傳染部門的醫生。 有 40,000 多名醫務人員支持湖北省武漢市,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感染的報道。

  值得注意的是,在支援湖北武漢的醫務人員大軍中,90后、00后的年輕人有12000人之多,差不多是整個隊伍的1/3!

  丁向陽還表示,武漢距離逐步解除疫情防控限制不會太遠。

  張文宏談:全世界都沒想到中國只花兩個月控制住疫情

  此外,國家衛健委醫藥衛生科技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鄭忠偉表示,目前新冠病毒疫苗正沿著滅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組的亞單位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減毒流感病毒載體疫苗、核酸疫苗等五條技術路線穩步推進。估計到4月份,按照國家有關法律法規,部分疫苗有希望進入臨床或者應急使用。

  解讀中美利差創5年新高!

  近期,中美利差不斷走高,達到歷史高位。

  以3月5日計算,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0.920%,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2.6946%,中美10年期國債利差超過170bp,創2015年1月以來新高。

  然而,3月6日,美國國債收益率持續下降,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降至 0.70%,創下新低。

  張文宏談:全世界都沒想到中國只花兩個月控制住疫情

  中美利差走闊,對中國利率、匯率均帶來了壓力。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就此采訪了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

  魯政委認為,在新冠肺炎疫情下,投資人出于避險需求,轉而買入黃金、美債,并買入人民幣計價的債券和股票。這既是對中國目前控制疫情成效的“用手投票”,也是過去幾年金融對外開放累積成果的顯現,但客觀說來,中美利差走闊也給我國利率、人民幣匯率帶來壓力,給貨幣政策有效協調內外部均衡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新挑戰。他建議,未來可通過擴大人民幣資產池、推進資本項下進一步開放來進行化解。

  21世紀:美國國債收益率持續走低,10年期國債收益率降至0.7%歷史新低。你如何看待這一問題?

  魯政委:簡而言之,這是由于投資人的避險情緒繼續發酵,對美國目前仍不清晰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防控措施信心不足。投資人的市場行為折射出,他們認為美國沒有從中國疫情防控中吸取足夠經驗,也沒有完整的方案。在這種避險情緒下,投資人拋售美股,買入黃金和美國國債,并在全球尋找避險資產。之前,日元資產是全球避險資產之一,但是近期日本防控新冠病毒疫情形勢也比較嚴峻,由此使得日元在此次全球避險選擇中黯然失寵。

  因為我國防控疫情所取得的成效,首次使得人民幣資產成為國際投資人眼中的避險資產,加之近幾年我國金融開放的累積成效,境外資金目前在資本項下投資中國更為便利,在當前中美利差處于歷史高位的情況下,投資人轉而買入人民幣計價的股票、債券。

  21世紀:中美利差近期重回歷史高位,這對中國有何影響?

   盧政委: 一方面,人民幣已經成為避險資產和海外資本流入,這讓我們很高興, 但另一方面,它也積累壓力:美國的低利率使得中美之間的利差繼續擴大,這已經達到了歷史上的最高水平, 給中國內外貨幣政策的平衡造成了巨大困難:中美之間的息差處于歷史高位,導致資本和金融項目大量流入,推動匯率上升, 使得貿易高度的制造業更加困難,加劇了經濟從實體到虛擬的壓力。

  一方面,在當前的經濟增長和投資空間下,考慮到我國目前的收入水平,我國還不應立即就走到接近于零利率的水平,仍要需要努力維持正常的貨幣政策空間,否則,在社會保障完善仍待完善的情況下,老百姓和我們的社會都是很難承受得住零利率的。可能正是基于此,央行行長易綱才表示,未來幾年,還能夠繼續保持正常貨幣政策的主要經濟體,將成為全球經濟的亮點和市場所羨慕的地方。

  另一方面,如果我們無法追隨美國的零利率趨勢,那么,中美利差的擴大就折射出我國必須再度審時度勢、從更高層面擘畫新一輪突破性的資本賬戶開放舉措,實現對國內居民的“均衡開放”。所謂“均衡開放”,是指我國已經通過金融對外開放,實現了海外資金的自由流入流出,但本國居民投資獲得外幣,仍有不少約束條件,在資本和金融項目下的限制更多,從某種意義上,這不利于充分發揮企業家的積極性,利用國際國內兩種資源,推動我國產業升級。

  由于中美利差很大,外資流入中國。但若要避免流入過多,則需要收窄利差,倒逼央行降息,被迫跟隨境外央行走向零利率的降息步伐,但如上所述原因,走向零利率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推出新的資本和金融賬戶改革舉措,對流入壓力進行平衡,其結果會出現資本賬戶驅動下的匯率高估。

  21世紀:中美利差擴大,對我國匯率會有何影響?

  魯政委:以前我國是經常項目主導匯率走勢。靈活的匯率其實外貿的自動調節器,有助于找到一個對實體經濟來說的匯率均衡價格:外貿競爭力下降,匯率就會貶值;外貿競爭力提高,匯率就會升值。

  但是,長期國際貿易的著名經濟學家杰格迪什·巴格瓦蒂(jagdish bhagwati)發現:隨著一個國家資本賬戶開放,越來越需要關注的是,可能會出現資本賬戶主導匯率變化,造成匯率高估,反過來導致經常賬戶持續逆差的情況。

  這類似于20世紀90年代之后日本的困境,雖然經濟持續下行,但本國匯率卻一直在升值,從350一直走到70左右,匯率的高估造成了持續的通縮,最終導致出現第二產業越來越缺乏競爭力,最終出現產業空心化現象,即便利率走到零也無濟于事。到最后,還是安倍在2013年上臺后,把日元一次性地從70左右貶值到120左右,才使日本經濟出現了明顯起色。

  這給了我們兩個教訓: 第一,匯率均衡不是唯一的,而是多重均衡的存在, 政策當局應該從內部和外部平衡的角度對聚焦點解決方案進行持續的動態評估; 第二,利率有底。如果它降到零,就不會有更多了。但是匯率是無限的,需要平衡。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將資本賬戶的開放推向一個新的階段,并根據情況在金融領域的開放方面取得一些突破。客觀地說,中國居民海外資產配置比例長期以來一直較低,國內外貨幣資產配置結構存在明顯失衡, 它有內部平衡的需要。

  實際上,在當前情況下,對企業而言是出海并購的時機。例如,單純從制造水平來講,我國在服飾、配飾制造領域早已沒有障礙,但品牌知名度的養成需要時間。對于歐洲等地奢侈品公司來說,品牌是現成的,也深受國內消費者歡迎,可以通過與中國公司合作實現更高的銷量。這也符合國內產業轉型升級的大方向。

  21世紀:資本項下開放需要較長時間,中短期而言如何應對中美利差擴大?

  魯政委:可以考慮擴大人民幣資產池的規模,增強對資本的吸納能力。

  例如,把地方政府的一般債券改為財政部代發,變成國債序列,這樣一方面可以降低融資成本,另外一方面可以增強對國際投資者的吸引力。地方一般債券基本屬于“吃飯財政”,不存在違約風險,上收為國債發行后收益率可以更低,同時國債規模的擴大也能夠進一步提高國債市場的流動性,而且對境外投資人來說,也比地方債能看得更明白。

  此外,我們還可以考慮發行綠色政府債券或綠色主權債券,以擴大綠色投資的投資規模,這已成為國際主流投資模式之一。此外,我們還可以考慮增發股票的相同比例。

上一篇:市場“未知”領域尋找全球資產天堂
下一篇:羅培新:世界銀行商業環境評估“保護中小投資者

網友回應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