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地矿评估覆盖法:提高资产收购价格,涉及利_风险评估_二手车评估-评估公司_自我评估_手机号码评估-评估资讯网

山東地礦評估覆蓋法:提高資產收購價格,涉及利

  

  

  k圖 000409_2

  在此次收購太平礦業和盛鑫礦業過程中,山東地礦通過高估產品預計銷售和低估折現率的方式,人為抬高了資產收購價格,涉嫌向資產原持有人進行利益輸送,進而使得上市公司股東為此多付出數千萬元對價。

  山東地礦前身為泰復實業,自2012年剝離了原有的化工貿易類經營資產,轉而被注入魯地投資所持的鐵礦石開采資產后,才被正式更名為現在的“山東地礦”。根據2012年12月發布的資產重組報告書,上市公司以18.09億元的總價購入魯地投資、徐樓礦業、婁煩礦業,核心資產則是徐樓鐵礦采礦權和婁煩鐵礦采礦權。

  在借殼上市完成之后,山東地礦并未停止礦權的收購擴張,先是在2013年10月15日以10010.31萬元的價格收購了蕪湖太平礦業有限責任公司90%的股權(核心資產為其擁有的蕪湖市鳩江區施墩鐵礦采礦權,于2012年12月5日獲得的采礦許可證),后又于今年1月14日以14000萬元的價格收購了山東盛鑫礦業有限公司70%的股權(核心資產為其擁有的大高莊鐵礦采礦權,于2010年11月24日獲得的采礦許可證).

  從新收購公司基本面情況看,盡管這兩家公司早已拿到了采礦許可證,但截止到被山東地礦收購時仍處在建設階段,尚未正式投產,也沒有產生任何實際經營效益,這意味著山東地礦在收購完成之后,仍需要對這個礦進行很大金額的固定資產投入才能正式運營。

  以大高莊鐵礦為例,可以發現這個礦口的可采儲量、生產規模和平均品位,與先前借殼上市注入的婁煩礦業很相似,但是前者評估價為24834.89萬元,后者則高達34213.45萬元,表面上看,大高莊鐵礦存在一定程度低估,但實則不然。因為大高莊鐵礦現有基建基礎非常薄弱,根據相關信息披露,仍需要2.49億元固定資產投入;而相比之下,婁煩礦業則成熟得多,僅需不足1億元用于礦山地下開采工程的規模擴張。如果將固定資產投入金額考慮到項目的總投資額中,可以發現大高莊鐵礦的實際投資成本,已經遠超過了婁煩礦業。

  正是這一點引起了《紅色周刊》記者的注意。“收購價格指的是兩家公司持有的礦業權收益法的資產評估結果”,但它恰恰是兩次收購的資產評估結果, 有很大的疑問。

  需要說明的是,山東地礦針對這兩宗收購的資產評估方法,均采用了收益法,也稱收益現值法,是通過估算被評估資產在未來的預期收益,并采用適宜的折現率折算成現值,然后累加求和,得出被評估資產評估值的一種資產評估方法。運用收益法進行資產評估的基本思路是:投資者購買收益性資產是一種投資行為。其目的往往并不在資產本身,而是資產的獲利能力,即資產的價值通常不是基于其歷史價格或所投入的成本,而是基于其未來所能獲取的收益。

  收益法評估結果主要取決于兩個方面,作為算式分子的預計未來現金凈流量,和作為算式分母的折現率,根據一般數學原理,預計未來現金流量與最終評估結果呈正相關,預計的凈現金流越高,評估的資產價值也就越大;折現率則相反,折現率越高,評估的資產價值也就越小。

  山東地礦在對太平礦業和盛鑫礦業進行資產評估的過程中,無論是作為分子方的預計未來現金凈流量,還是作為分母方的折現率,均存在很大問題,這里面存在一定的偏差。

  針對紅周刊的質疑采訪,上市公司連同資產評估中介機構給出了詳細的回復解釋,態度上值得稱贊。但積極的反應并不等同于上市公司在收購外部資產時給出的對價就是合理的,相反,經過仔細對比和分析后可以發現,山東地礦在收購太平礦業和盛鑫礦業的過程中,所依據的資產評估參數并不合理,進而導致資產評估價值遠高于擬收購資產的真實價值,使得擬收購資產原持有人占盡了便宜,同時也令上市公司股東多付出了數千萬元對價。而這正是本文所要討論的重點。

  公司針對鐵精粉售價未來的預計參照的是過去5年的平均價,這違背了基本的資產評估參數取值原則,在鐵精粉價格持續看淡的市場背景下,將會導致資產價值高估。

  嚴重虛估的銷售價格

  根據評估報告披露的數據,山東地礦在收購山東盛鑫礦業70%股權,以及其對應的大高莊鐵礦采礦權過程中,所進行資產評估選取的鐵精粉不含稅銷售價格為907元/噸,但這一價格是否合理呢?(注:大高莊鐵礦鐵精礦屬酸性鐵,此類鐵礦石在后期冶煉過程中需要加注溶劑性灰巖或白云母作為中和材料,冶煉成本相比堿性鐵更高,因此作為鐵礦石消費方的鋼廠更加喜歡使用堿性鐵,而市場價格方面,酸性鐵礦石的銷售價格也一直比堿性鐵更低一些。)

  從相關金屬交易網站上,《紅周刊》記者咨詢了 2013年9月初 (太平礦業和勝鑫礦業評估時間的中間階段), 和 1月14日 (山東地礦發布收購盛鑫礦業和大高莊鐵礦 70% 股權的日子)以及 3月6日山東省各地區酸性鐵礦石的最新價格。當時泰安地區鐵精粉不含稅的濕基價為 860 元/噸, 轉化的干基不包括稅 955.56 元/噸 (如表 4 所示)。(注: 鐵精粉根據干燥程度和濕度的不同,可分為干基和濕基。一噸濕基鐵精粉可以加工成 0.9 噸干基鐵精粉,兩種價格之間會有 10% 的換算差; 同時, 在一些地區,公布含稅的銷售價格,在一些地區,不含增值稅的凈價不包括在內。在這兩種情況下,鐵礦石增值稅的適用稅率相差 13%。)

  從表5數據不難看出,目前的山東各地區酸性鐵精粉價格已經遠低于當時資產評估所選取的“預計未來銷售價格”907元/噸,貶值15.32元/噸。

  針對紅周刊的此項質疑,山東地礦給出的解釋為:“大高莊鐵礦采礦權評估中采用的是近5年平均銷售價格,確定為不含稅價格907元/噸,我公司曾對大高莊鐵礦同邊礦山進行過市場調研,該地區周邊同類鐵礦(酸性鐵礦石)近三年平均價格實際約1150元左右,不含稅單價為983元/噸。”

  從表面上看,公司已經回答了紅周刊的質疑,但事實上這種解釋卻有偷換概念之嫌,并不能夠解釋資產評估參考的銷售價格比該類產品實際市場銷售價格更高這一問題。

  前文在針對資產評估收益法的簡單介紹中已經說明,首先應當“評估資產在未來的預期收益”,就大高莊鐵礦收購這一案例而言,資產評估過程中應當預計未來數年的鐵精粉銷售價格;然而山東地礦參照的則是“近5年平均銷售價格”。資產評估本應當是向前看、著眼未來,但是山東礦業在實際操作中卻是在向后看、回顧過去,這顯然與資產評估收益法的運算邏輯背道而馳,在這一關鍵參數的選取方面,山東地礦顯然違背了基本的資產評估原理。

  如果這種錯誤不是專業技能層面的操作錯誤,就只能猜測是刻意偷換概念的有意為之了,因為將“著眼未來”偷換成“回顧過去”,對于被評估方,即大高莊鐵礦而言是大大地有利。

  山東地礦本次收購大高莊鐵礦的評估基準日選擇在2013年9月30日,收購公告是在2014年1月14日才正式發布,期間間隔了3個半月左右。恰恰在這三個半月,鐵礦石現貨價格不僅出現非常明顯下跌,且代表市場預期的期貨價格也出現了驚人的“雪崩”式下跌。表5數據顯示,自去年9月到今年3月以來,酸性鐵精粉價格跌幅達9%。而從附圖也可看出,在大連商品交易所上市的鐵礦石期貨主力合約1405和1409,從2013年10月上市以來至今累計跌幅均超過了20%。

  而事實上,無論從近年來我國經濟增速的變化,還是政府明確要求淘汰落后產能、企業去庫存,以及中下游需求強弱等方面來看,未來一兩年內,鋼鐵企業對鐵礦石的需求要遠遠小于預期的。高盛在2013年上半年的報告中預計:“鐵礦石的價格在2013~2015年分別為139美元、115美元和80美元,價格走低的因素包括從2014年起出現的結構性過剩、中國經濟放緩、鋼鐵生產增速下滑、海上運輸的鐵礦石和中國本土生產的鐵礦數量增加等”(鐵礦石分析內容見附文2).

  從這個角度來看,山東地質礦業公司收購的大高莊鐵礦目前的實際價值與評估基準日 2013年9月30日相比已經貶值, 這意味著 9月30日確認的對大高莊鐵礦的收購,2013 實際上已經遭受了巨大的損失,但是這種損失不會出現在它的會計利潤中。山東地質礦此前收購蕪湖太平礦業 90% 股權和石墩鐵礦采礦權的過程中也存在同樣的問題。

  在兩次收購過程中,針對同類資產評估選取的折現率大相徑庭,過低的取值標準導致收購資產評估價值大幅飆升,使上市公司蒙受了巨額損失。

  嚴重低估的折現率

  山東地礦在收購大高莊鐵礦和施墩鐵礦的過程中,不僅通過操縱產品銷售價格選取標準來人為抬高收購價格,且針對兩宗采礦權收購選取的折現率更是低得驚人,進而導致大幅抬高了擬收購資產價格。

  先前收購蕪湖太平礦業90%股權暨施墩鐵礦采礦權時,山東地礦選定的折現率為8.2%,而此后在收購山東盛鑫礦業70%股權暨大高莊鐵礦采訪權時,選定的折現率則為8.3%。

  從財務管理的定義來看,折現率代表了投資者,也即計劃收購兩宗采礦權的山東地礦,其對于收購的這類資產的預期收益率。

  例如,假設大高莊鐵礦日后產生的經濟效益,與資產評估所選定的參數完全一致,以山東地礦付出的1.4億元收購價款作為“本金”測算,復合收益率即為8.3%。

  但是這一收益率能否滿足投資者的預期呢?要知道山東地礦在半年報和三季報中披露的年化凈資產收益率還均超過了10%,而新收購的兩宗采礦權的預計收益率卻還遠低于這一水平,這合理嗎?

  針對這個問題,山東地質礦給出的解釋是 “大高莊鐵礦的貼現率價值屬于非采礦權價格評估項目, 根據《礦業權評估參數 (cmvs30800-2008) 確定指南》,折現率的基本構成為:貼現率 = 無風險收益率 + 風險收益率。無風險收益率是指政府發行的中長期國債 利率 或相應時期 銀行 存款 利率 (五- 年) 確定 (4.75%),風險收益率由風險累加法決定,即: 風險收益率 = 勘探開發風險收益率 + 行業風險收益率 + 金融運營風險收益率, 勘探開發風險收益率的價值范圍為 0.35% ~ 1.15%,行業風險收益率的價值范圍為 1% ~ 2%,金融運營風險收益率的價值范圍為 1% ~ 1.5%。如果上述風險回報率都取最高值,累積結果為 9.4%。"

  這一段看似專業性很強且有理有據的解釋,實際上隱含了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針對“無風險收益率”的確定是否合理,山東地礦在收購施墩鐵礦和大高莊鐵礦過程中,均是參照了同期五年期銀行存款利率4.75%。但是考慮到目前銀行實際執行的存款利率,較基準利率均存在10%左右的上浮,而山東地礦仍以銀行存款基準利率為參照,這本身就有失偏頗。

  事實上,如果對比山東地礦在2013年初借殼上市時的資產評估參數選取,就會更加明顯。當時在將徐樓礦業和婁煩礦業兩宗采礦權注入到上市公司過程中,確定的折現率高達10%,顯著超過了此次收購施墩鐵礦和大高莊鐵礦時選取的折現率。

  將兩次資產評估折現率構成進行比對可以發現,三項風險報酬率的確定范圍是完全一致的,惟獨無風險收益率卻相差了1.4個百分點(見表6),這是因為借殼上市時無風險收益率參照了“距離評估基準日前最近發行的長期國債票面利率(財庫【2012】61號,國債代碼:121706,期限5年)”。

  同一家公司,在前后相隔一年的兩波收購過程中,選取無風險收益率的標準卻出現了很大差別,這如何能夠令人信服呢?

  更何況,眾所周知的是,2013年中還爆發了數次“錢荒”,國債收益率出現了顯著上行,對應著2013年的市場真實無風險收益率,應當明顯高于2012年才對。但是山東地礦則通過調整無風險收益率選取標準(前者參考國債收益率,后者參考銀行存款利率),大幅降低了折現率多達140個基點,最終導致擬收購資產價值的大幅提高。

  如此明顯的無風險收益率選擇標準差異,怎不令人懷疑這是有意為之呢?盡管選取這一折現率參數的主體為名不見經傳的評估機構“青島衡元德礦業權評估咨詢有限公司”(相關分析詳見附文3),但是山東地礦作為評估委托人,也理應盡到客觀監察的之責,而從這一點來看,公司實在難逃虛增擬收購資產評估價值之嫌。

  拋開復雜的現金流貼現模型,站在投資者角度、以上市公司獲得利潤作為參考,我們就不難測算出山東地礦針對太平礦業和盛鑫礦業多付了數千萬元收購款。

   涉嫌向原始資產持有人轉移利益

  綜上分析,我們可以得出結論,山東地礦在收購太平礦業和盛鑫礦業的過程中,通過高估產品預計銷售和低估折現率的方式,人為抬高了資產收購價格,涉嫌向資產原持有人進行利益輸送。而山東地礦的投資者最為關注的則是,針對這兩宗收購案,上市公司到底多花了多少錢?投資者在無形中蒙受了多大的損失?

  如果拋開繁冗復雜的現金流量折現模型,對于山東地礦的投資而言,最直觀的投資成本便是太平礦業90%股權和盛鑫礦業70%股權的收購價格所帶來的直觀收益,便是兩家公司預計的凈利潤。

  由于山東地礦高估了鐵精粉未來銷售價格,直接導致了營業收入和利潤的高估,而且考慮到礦口開采和加工的成本并不會隨著鐵精粉價格而波動,則這部分高估的價格將全部轉入到利潤的高估當中。

  “預計未來銷售價格”是一個較為主觀的判斷,如果我們僅援引高盛及其他機構對于中長期鐵礦石價格的判斷結果來計算,則對上市公司有失公正,因此,不妨以山東地區今年3月13日鐵精粉891.68元/噸來作為參照。

  需要說明一點的是,山東地礦收購的太平礦業施墩鐵礦是更受市場青睞的堿性鐵礦,銷售價格通常高于酸性鐵礦30元/噸,為合理起見,在“復盤”施墩鐵礦合理價值時,將選取921.68元/噸作為預計售價。以此計算,收購大高莊鐵礦的預計銷售價格,高于合理價格15.32元/噸,收購施墩鐵礦則溢價了55.9元/噸,再折算到兩家公司的年產量,就不難反算出兩次資產評估合計產生的利潤高估金額高達2343.6萬元/年,所占預計利潤總額的比重將近四分之一(見表7),進而按高估比例測算得出山東地礦因為不合理的資產評估參數選擇而多付出的收購價款高達5524.09萬元。

  要知道,根據山東地礦于2014年1月21日發布的業績預告公告來看,2013年實現凈利潤在同比大增了56.36%~63.80%的基礎上,尚且不會超過13200萬元,僅這兩宗收購多付出去的收購成本,就將吞噬掉全年利潤的四成以上;在令兩宗礦產原持有人爆賺一筆的同時,也讓上市公司股東在不知不覺中蒙受了數千萬元損失。

  ?附文1?

   山東地質礦產,該礦不斷支持任命

  自1996年首次以華立高科的身份上市以來,山東地礦(000409)17年里已更名6次,平均不足3年就會“脫胎換骨”一回。

  自1996年上市后,華立高科隨即開始了令人震驚的財務造假,經證監會查實,華立高科在1996、1997年度報告中虛假披露資產和利潤,其中1996年底披露總資產高達31325萬元,而實際只有29608萬元,虛增1717萬元;當年還虛增了營業收入15016萬元,相當于該公司實際實現主營收入2022萬元的7倍之多;當年利潤數據則從實際的虧損749.8萬元,變成了“盈利”3049.5萬元。1997年底,華立高科又如法炮制,將總資產34635萬元變成39528萬元,主營收入由1631.7萬元虛增至17248.75萬元,將虧損2135萬元“改寫”為盈利2951.88萬元。

  雖然四通集團在1998年5月以5900萬元的價格購得華立高科的控股權,并將簡稱改為四通高科,并在1999年披露的1998年報中公開披露了華立高科在上市時的部分資產權屬存在重大問題、原大股東并未將房屋產權和土地使用權過戶給上市公司的違法行為,但1998年中報在華立高科原大股東和原審計事務所操縱下仍然存在著信息瞞報,四通高科也因此背負上了證監會的處罰。

  2006年3月18日,四通集團公告稱,根據證監會下達證監罰字(2006)5號《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2000年9月至2003年1月期間,公司重大債務未在相關定期報告中披露,部分重大協議簽訂后未履行臨時公告義務,決定對公司處以40萬元罰款。

  真正耐人尋味的故事這才剛剛開始。

  就在上市公司被認定信披存在嚴重違規的時候,公司又轉身變為泰格生物,主營業務轉變為時髦的生物醫藥實際控制人也發生了變更。但既是這樣也不得不為“前任”來“擦屁股”:曾在2001年購買四通高科股票,并遭受重大損失的上海、臺山兩名投資者,于2007年6月28日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狀告公司虛假陳述導致其遭受重大損失。

  2007年7月11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出(2007)深中法民二初字第202、203號立案通知書,正式予以立案。后又有兩批投資者,共計10多人委托筆者提起訴訟,索賠金額達上百萬元。

  2009年初,原告收到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民事判決書,判令被告應賠償原告。如果逾期付款到期,延遲履行期的利息應加倍,并承擔部分法律費用。

  ……

  雖然上市公司經歷了一系列的華麗轉身,但從上述案例中不難發現,經過多輪資產重組的公司,雖與之前的“爛帳”并無瓜葛,但從法律的角度來看,上市公司主體卻是延續的,資產重組后的上市公司和其股東,也不得不為在其入駐上市公司之前“殼資源”原實際控制人和經營班子的違法行為承擔相應的處罰責任和賠償責任。就如同前文所述,四通高科不得不為身為華立高科期間的財務造假而遭受處罰,泰格生物也不得不為四通高科的虛假陳述而背負上巨額賠償款。而其實這恰恰是通過資產重組的方式實現借殼上市前后,身為資產注入方面臨的最大風險:在蓋子被掀開之前,沒人能夠清楚下面是否存在“黑洞”,以及“黑洞”到底有多深,甚至是否會將借殼上市的新資產一并吞噬殆盡?

  如今這個幸運球被山東礦業揀到,看似與先前的泰格生物、泰復實業已經劃清了界限,在剝離了乏善可陳的化工類資產之后,鐵礦石帶來的盈利貌似令上市公司重新熠熠生輝。但是,在泰格生物和泰復實業掌權的7年中,又潛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存在了多少不可告人的操作?這種背書如同不定時炸彈一樣,會時刻困擾著重組后的山東地礦。

  鐵礦石價格中長期仍悲觀

  華泰長城期貨謝趙維許惠

  上游礦山增產遭遇中國需求放緩,2014年礦市基本面長期悲觀。上游方面,國際礦山項目于2011年集中啟動,考慮3~4年的建設周期,全球鐵礦石產量增速將在2014~2015年達到高峰。市場對2014年全球鐵礦石增產一致預期在1億噸,對應中國進口增量6000萬噸。在假設內礦增產3000萬噸的前提下,2014年礦市供給增量約9000萬噸。而在國內經濟轉型大背景下,2014年粗鋼產量增速將由2013年的9.35%滑落至4%,對應鐵礦需求增量僅有4500萬噸。2014年礦市過剩量預計4500萬噸,2015年過剩量或進一步加大。

  年后環保整治行動逐步升級,鋼廠需求增速低于預期。自去年11月河北打響“化解過剩產能第一槍”后,環保整治行動逐漸發酵。3月召開的兩會中,政府工作報告強調強化環保標準、嚴重新增產能等過剩產能整治措施。《環境保護法》或作進一步修訂,環保整治行動全面拉開。受環保整治力度加大及自身虧損影響,年內全國鋼廠開工率持續下滑。據統計,3月以來河北鋼廠檢修顯著增加,高爐開工率跌破80%的2012年以來最低點。但即使是在鋼廠減產的情況下,下游鋼價也并未出現回升,終端需求疲態盡顯。

  僅僅 1 ~ 根據 2月的數據,供應增長的預期尚未演變,需求增長明顯低于預期。考慮到巴西和澳大利亞第一季度的天氣,該礦預計將從第二季度開始開采。但是根據中國鋼鐵協會的統計,2月粗鋼產量的累計增長率只有 2.45%, 這明顯低于年初 4% 的需求預期。需求方面正在迅速惡化,礦山市場資產負債表變得越來越不平衡。

  供求失衡大背景下,鋼廠資金窘境更是進一步打壓短期礦價。據某網統計,截至3月初,全國約70%鋼廠虧損。從我們測算的產鋼數據來看,產鋼利潤自去年12月以來持續處于虧損狀態。自去年鋼貿上完成去庫存化,鋼材庫存積壓在鋼廠端。成品端庫存堆積進一步擠壓鋼廠可用資金。對比來看,1~2月粗鋼產量增速才2.5%,而鋼廠庫存量則增長了30%。資金鏈脆弱抑制鋼廠原料補庫熱情。春節以來,鋼廠外礦原料持續去庫存。鋼廠外礦庫存可用天數由年前37天逐漸降低至3月初的26天。

  上游礦山產能釋放,下游粗鋼增速放緩,礦價中長線維持空頭格局。在供求失衡大背景下,鋼廠資金鏈脆弱更是進一步抑制短期礦價。礦市走勢將上演外礦逐漸替代內礦的進程。考慮外礦60~70美元/噸的到岸成本及100美元/噸的內礦邊際成本線,預計2014年礦價中樞在100美元/噸附近,并在2015年逐步下移至80美元/噸。■

  ?附文3?

  名不見經傳的評估機構

  本刊記者田剛

  山東地礦在兩起礦產收購時所選擇的中介機構并非同一家,其中,擔任徐樓鐵礦和婁煩鐵礦開采權評估的機構為“北京經緯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而擔任施墩鐵礦和大高莊鐵礦開采權評估的機構為“青島衡元德礦業權評估咨詢有限公司”。正因評估機構不同,導致了兩次評估選取無風險收益率出現了明顯差異。

  《紅周刊》記者從中國資產評估協會查詢到的信息顯示,根據協會在2013年4月27日發布的《中評協2012年資產評估機構綜合評價百強機構名單公告》,北京經緯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綜合排名第21位,而青島衡元德礦業權評估咨詢有限公司則未能躋身于百強名單中;再從2012年的經營規模來看,北京經緯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以1790.88萬元的年收入排名第44位,而青島衡元德礦業權評估咨詢有限公司仍然未見現身于前一百名名單當中。

  同時,你可以從北京經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的官方網站上看到, “公司簡介” 部分聲稱該公司 “成立于 1993年3月8日,是中國礦業權鑒定協會的 14 個發起人之一,它在地質礦產資源領域取得了幾項第一 ”; 然而,青島恒源德礦業權評估咨詢有限公司甚至沒有自己的官方網站, 在百度上只能找到該公司的一個招聘信息。

  此外,根據青島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公示的信息,青島衡元德礦業權評估咨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1月11日,發照日期則延遲到了2009年8月21日,相比在這段期間正是該公司獲取其專業經營資質的階段,且這個專業經營資質的獲得并不順利。還值得一提的是,該評估咨詢有限公司的主要股東之一為自然人高慶振,而此人在先前還曾擔任名為“青島衡元評估有限責任公司”的評估機構的法人代表,但是這家機構已經被青島工商局吊銷了營業執照,但至今都仍然未注銷。

  需要說明的是,一家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是一種強制性取消經營資格的極端手段,吊銷營業執照的情形既包括如下6種:

  1,申請登記時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經審查不具備企業法人條件或經營條件的企業;

  2,偽造證件騙取執照的企業;

  3,超出核準登記的經營范圍和方式,同時違反國家有關法律、法規從事非法經營活動情節嚴重的企業;

  4,侵犯企業名稱專用權情節嚴重的企業;

  5,偽造、涂改、出租、出借、轉讓、出賣營業執照情節嚴重的企業;

  6.拒絕監督檢查,在監督檢查中嚴重弄虛作假的企業。注銷營業執照由原發證機關決定,同時吊銷注冊號,原執照, 應收集復印件和公章,并通知存款銀行。

  總之,只有當法人機構出現了較嚴重的違法違規經營行為,才可能被注銷營業執照,而擔任這家違法經營機構法人代表的高慶振先生,恐怕也是難辭其咎的。

  當然,我們不能因為“青島衡元德礦業權評估咨詢有限公司”是一家小公司,且主要股東存在一定程度的經營誠信瑕疵,就武斷地認為該機構的評估結果是不可靠的。但是僅針對無風險收益率的取值標準這一點,在2013年度全國注冊會計師統考《財務管理》科目指定教材中,就已明確指出“無風險收益率參照長期國債到期收益率”。

  《紅周刊》記者就此問題咨詢了“四大”會計事務所的一名注冊會計師,該專業人士表示,由于我國的銀行存款利率是受到政策嚴格管制的,并不是自發性的市場博弈行為,因此用存款利率來代表市場的無風險收益率并不合適;而已經上市的長期國債的交易市場化程度較高,選擇上市長期國債到期收益率作為無風險收益率更符合無風險收益率的經濟學意義。

  從這一點來看,北京經緯資產評估公司針對先前資產重組注入資產的評估參數取值更為合理,而青島衡元德礦業權評估咨詢有限公司以五年期銀行定期存款利率作為標準,就有失偏頗了。

  有趣的是,青島恒源德礦權評估咨詢有限公司, 股份有限公司此前也擔任過上市公司 翼城股份 收購淄博嘉豐礦業有限公司的礦業權, 有限公司在 2012年10月,無風險收益率的價值也是五年期銀行定期存款利率的 4.75%。

上一篇:【分析】品牌資產價值評估的五個維度--以主題公
下一篇:首屆全國資產評估專業研究生(中國企業杯)知識競

網友回應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