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的33平方米的房子被抢购一空,共5层,有2_风险评估_二手车评估-评估公司_自我评估_手机号码评估-评估资讯网

原始的33平方米的房子被搶購一空,共5層,有2

  

  文|擔撲

  最近在不少城市都有拆遷致富的人群。這些人把祖上留下的土地或者祖屋賣給開發商,然后自己拿到一大筆的拆遷補償,特別是市中心的原住民,比如說廣州著名的獵德村。在這里身家上億的原住民比比皆是。

  隨著城市的發展,拆遷已經是非常普遍的事情。不過社會上也存在不少的釘子戶。在廣州海珠區的永興街28號就有一棟樓被稱為最牛釘子戶。這棟樓現在已經被環形的高速公路包圍著,可以說是一個奇景。

  不過由于樓里還有一戶人家不愿意搬走,所以這棟樓一直不能拆掉,如今這棟樓也成為了廣州的一個地標。樓里面有一戶人家一直不滿意拆遷賠償,所以一直不愿意搬走,于是就讓這棟樓如此孤零零被高速公路圍著。

  

  在廣州除了這棟樓外,還有著名的冼村。冼村位于廣州核心地帶珠江新城,現在這里已經成為了全國最著名的cbd,房價也突破了10萬元一平方米。冼村卻成為了珠江新城里面的一個另類,由于拆遷沒有談好,這塊地足足拆了10年還沒動工。

  除了廣州的冼村之外,上海普陀區的光復里也是如此。光復里位于上海繁華的鬧市區,這里周圍的房價已經突破了七八萬元。不過跟周圍動輒幾千萬的房價比起來,光復里卻是一個臟亂差的地方。

  10000萬元拆遷

  光復里一直是開發商的夢想,不過直到現在都沒有人可以拆掉這里,因為這里住著數百戶的拆遷戶。這些人不肯走,一個很簡單的原因,那就是都不滿意拆遷的賠償。為了拿到自己滿意的賠償,這里幾百戶人家一直住在搖搖欲墜的房子里面,忍受著臟亂差的環境。

  

  在最典型的一戶人家里面,一個只有33.3平方米的房子上面,竟然被加蓋了5層樓,房主一開口拆遷賠償就是要1個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棟房子上面的5層是搶蓋的。房主的房產證上面顯示,這棟房子是建于1946年,建筑面積也只有33.3平方米。

  不過如今這棟房子卻已經搶蓋了5層,更加讓人想不到的是這里竟然有27個戶口,住滿了一家四代人。很明顯這些人也是有意把其他人的戶口也遷到這里,為了就是以后可以多拿賠償款。

  不過現在拆遷賠償不是按人頭來分,而是按面積來分,而且也不是直接分房子給你,而是分一筆賠償款,然后讓你去郊區購買限價房。按照上海的政策,這些拆遷戶購買的限價房其實可以給市場價便宜一半。不過這些人大部分都是貪得無厭,希望一夜暴富,所以一直懶著不走。

  

  以這家人為例子,他們一開口的拆遷補償就是1個億。如此一來雙方就僵持不下。不過現在拆遷辦法也規定了,不管房主什么時候搬,補貼的標準都是不會變的,房屋評估價格也不變,也就是說如果越晚搬,其實是越不利的,因為房子的價格會越漲越高,而補貼的標準卻不變。

  事實上,這樣的場景在狹小的流行戲劇中生動地出現了。事實上,許多人認為如果他們堅持到最后,他們只有在沒有出路的情況下才能補償自己。事實上,人們仍然需要通過自己的努力來賺錢。許多人通過拆遷致富,但是錢太容易得到,也很容易花掉,而且很快就會丟失。

  

  還有一些家族,本來沒有拆遷賠償的時候,大家感情還比較好,拆遷賠償之后,自己家族里面又因為分錢的問題鬧起來了,最后反而是好事變壞事。

  違章建筑

  其實許多人都以為如果家里多人一些就可以多賠償一些,其實這些都是癡心妄想。還有一些人知道要拆遷了,于是就趕緊搶蓋。其實搶蓋都是屬于違章亂建的。最近幾年,各地不少違章建筑都被拆掉了。從秦嶺里面的豪華別墅,還有不久之前江蘇號稱價值5億的別墅。另外還有王健林當年在長白山投資230億的長白山國際旅游度假村。

  

  2008年前后,王健林聯手了眾多的富豪,包括了孫喜雙、柳傳志、盧志強等人,一起投資了230億計劃在長白山建設一個集中度假、購物、體育、旅游、地產于一體的綜合項目。不過最終這個項目由于土地的問題,導致變成了違建項目。

  另外由于運營得不好,里面的萬達廣場基本上已經停業,甚至成為了空城。另外項目的公寓也拿不到房契,許多屋主都紛紛再要求退房。當年計劃的高爾夫球場,也因為違建的問題暫停了。現在整個項目只有滑雪場還在繼續運營當中。去年大部分的違建已經開始拆除,這個項目也成為了王健林最失敗的項目。

  事實上,這個項目也說明了一個問題,不管你是一個普通人還是中國首富,只要你是一個非法建筑, 它遲早會被拆除。

  

  釘子戶也不要想著要多搶建建筑,其實也沒太大用處。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人最重要的是自己有出息能賺錢,如果只是靠著拆遷來致富,那么早晚也是坐吃山空。《蝸居》里面那對上海夫妻就是典型的例子,自己沒有出息,于是就想著拆遷來致富,結果導致自己的母親在舊房子里面被砸死。

  他們最后雖然分到了一套大房子,但是難道他們住得就安穩,以他們的能力,其實也早晚會敗光那套房子而已。所以說命運是性格決定的。

  性格決定命運

  33平方米房子搶蓋5層,住了一家27人,拆遷補償開口就要1個億,其實記者曾經去采訪過還住在海珠區的永興街28號的人家。目前這棟被洪德立交包圍的樓,只剩下一戶住戶了,甚至連拆遷辦的人都走了,不來跟他們談了。

  

  這個住戶住了一家,小小的房子里面住滿了7個人,分別是郭志明一家,還有郭志明大哥的一家,還有他們的母親,總計7個人。這套房子只有30平方米,但是卻被分為了兩層。一層就是客廳跟廚房,二樓就放了3個床。兩對夫妻各自一個床,然后2個小孩跟老人睡一個床。這可以說是典型的蝸居生活了。

  五年前,郭志明開始與拆遷辦公室談論拆遷事宜。當時,賠償只能根據面積進行賠償,所以沒有達成一致。根據這項政策,他們家 7 個人只能得到 30平方米的賠償,所以一直沒有達成一致。如今,這座 8 層的房子只剩下 7 個人了,他們被高速公路包圍著。生活質量可想而知。想想這兩個孩子在這種環境中長大后會有什么感受?

  如今拆遷辦都走了,郭志明就是想同意拆遷,別人都不愿來拆了。郭志明一家坐地起價,其實最后還是坑了自己。

  

  其實說回來,稍微有一點骨氣的人就不會選擇這樣的生活,7個人住30平方米的房子,哪怕是出去租房子,生活條件也會好很多。這個世界租房子的人何其多,又沒什么丟人的。

  33平方米的房子被搶購一空,共 5 層,有 27 個人住在一個家庭里。在拆遷費用是 1億平方米。看到這些釘子戶的現狀,我們只能說窮人肯定有一些可惡的點。

上一篇:房地產評估費和房屋評估費如何計算?
下一篇:廣州公布普通產權房屋詳情,市場價格的50%-85%

網友回應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污香蕉视频App网址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